吾風/初風

初風。灣家。
本命韓葉/張安/喻黃/雙花,雷葉藍、周葉、韓張、韓受。 其他cp大致上通吃,EX王柔、葉橙……
【韓葉一生推】

© 吾風/初風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全職/韓葉】一曲榮耀

【全職/韓葉】一曲榮耀

#年齡操作,葉大韓小

#演藝圈paro,歌手設定

#@AKimiあきみ 的點文,嘿希望喜歡(*´∀`)~♥


01

「小韓啊,你知道世界上某個角落會有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嗎?」

剛搬到這附近來,年幼無知的小韓搖搖頭。

「來來來,葉修哥告訴你。」葉修蹲下身,湊近韓文清的耳朵,小聲的告訴他「遇到這個人的時候啊,自己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喔!」

見韓文清一臉驚恐卻又狐疑的表情,葉修笑道「不信?等一下你就知道啦!」

「混帳哥哥你跑哪去啦!」

小小的韓文清看著遠遠跑過來,和剛剛跟他說話的大哥哥長的一模一樣的人,立刻就轉頭尋找剛才的大哥哥。

但是任由他左看右看,卻仍是遍尋不著剛剛那人。

小韓急的臉色鐵青,沒多想就衝上去抓著跑過來的大哥哥,「你把剛剛的大哥哥弄去哪裡了!」

那是少數會跟他說話跟他玩的人耶!


葉修慢慢踱步回來時看見的就是一臉殺氣,抓著他家弟弟不放的小韓。

年幼的韓文清,看著叼著根棒棒糖的人,才驚覺自己被騙了。

後來,剛搬來這附近的韓家和葉家小朋友因為年紀相近,常常在一起玩耍。

韓文清也成了少數能夠迅速分辨出葉家兄弟的人。


02

韓文清看著MV裡後製過的背影,注意力卻放在歌聲中。

少年出道的葉秋,以專輯一葉之秋,迅速成名,其中的主打歌,卻邪,更是一發行便膾炙人口。

韓文清正在聽的,便是這一首歌。

這聲音太過熟悉了。

葉修,是你吧!


韓家三年前搬離了那裡,忙碌之中,也斷了和葉家的聯繫,韓文清唯一記得的,只有那兩兄弟中的哥哥,笑起來永遠欠揍,欺負起人來心髒的跟什麼一樣,說的上的優點,也許就是那聽過一遍就令人沒辦法忘記的歌聲吧。

韓文清聽著耳機中不斷重複播放的歌聲,握緊了拳,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。


03

繼葉秋以十八歲出道,十九歲捧回獎座,連續拿下了三年的年度歌曲排行榜首位之後,一年前出道的新人韓文清也不服輸的以十九歲之姿,帶走了獎項。


韓文清剛進入演藝圈時見過葉修,在某個廣播節目上,邀請了他們倆作為嘉賓。韓文清是以打出自己的知名度為目的接下了這個通告,葉秋卻是因為自己不願以真面目現於世人眼前而接下的。

葉修見到韓文清,沒對他多說什麼身分要保密的事,倒是以前輩的身分提點了不少新人缺少的經驗。

像是面對抹黑該如何是好等等。


但沒等韓文清遇到這事,在韓文清拉下歌神葉秋,奪下年度歌曲榜首後的幾天,嘉世音樂便傳出一連串不利當家歌星葉秋的消息,甚至有傳言嘉世與葉秋的關係早已因此人堅持不露面的原因惡化,老闆有意解約拱新人上位等等。

「葉修!」韓文清怒斥一聲。

韓文清剛拿下了金曲歌王的寶座,因為這段時間出席的都是些大場面,公司也讓他多了不少休息時間。

而葉修,此時正在他私人住處裡。

「咋了?發什麼脾氣呢小韓......」葉修掏掏耳朵,看了眼韓文清拋下的報紙,這才抬起了眼皮,「哦,陶軒終於忍不住啦。」

韓文清不是不知道葉修最近在這圈子裡受到的排擠,他的天份、光環,都不可避免的成為了許多人眼中的障礙,坐了三年的寶座早不知道遭人覬覦了多久,多少人想拉他下馬。如今,在嘉世老闆眼中不出席公開場合的葉修,早已失去了他的價值。演藝圈發展至今,並不是有光有一個好歌喉就能生存下去的,公開活動、周邊商品帶來的商業價值更令人眼讒。現在的狀況並不如昔日,僅僅一心專注於歌曲中便行的。

然而,那人所堅持的便是最純粹的歌唱罷了。

光是自己在一旁隨便哼哼也能感到愉快的人,葉修他所堅持的,不過是最初踏入這圈子的初心,如此而已。

「你要怎麼辦?」

「不怎麼辦唄。」葉修翻了翻報紙,低下頭仔細的看著嘉世旗下女星蘇沐橙的報導。

韓文清看著人低著頭沒說話,也沒再提起這個話題。


04

【一代歌神隕落!葉秋引退!】

【葉秋解約!嘉世轉捧新人上位!】

韓文清工作之餘看見報紙上斗大的標題,差點沒直接撕了報紙。

......他也真的這麼做了。

「葉修!這是怎麼回事!」

韓文清的怒吼透過手機傳來,葉修稍稍拿遠了手機。「那啥......小韓你別這樣吼,會傷到嗓子呢。」

「你給我說清楚。」韓文清灌了一瓶水,清了清喉嚨。

「你知道了啊......」葉修的語氣有點飄忽,「就如你所見,我退出這圈子啦。」

「嘉世老闆和你經紀人聯手?」韓文清不是不知道他們的關係越發惡劣,卻怎麼也沒想到陶軒會真的逼退葉修。

當年他進入演藝圈時,他們倆還是稱兄道弟的。

「是啊。」那邊的葉修似乎抽起了菸,話不是太清楚。「別擔心了,小韓。哥可是前輩,啥大風大浪沒見過。」

也許表面看不出來,但韓文清是打從心底尊敬葉修的。

他的敬業、他對歌唱的執著,韓文清在還沒出道前就感受到了。他拚命拿下金曲榜的寶座,為的僅是證明他有和葉修站在一起的實力。他想和葉修站在同等的地位上,而不是仰望著他,他想要盡力縮短彼此的距離,和他站在一起。

韓文清追隨著葉修的腳步踏入這個圈子,一開始的他想在這裡佔有一席之地,成為有資格與葉修並肩的人,所以就算剛出道遇到了多少困難,他也不在乎,往前走就對了。

但是他好不容易站到了葉修的身邊,他一直以來仰望著的人卻離開了。

他離開了,那......

「葉修。」韓文清的聲音突然乾澀起來,「你會回來嗎?」

「嗯,會啊。」葉修說的如此理所當然,就像被逼著解約的人不是他。

未曾離開過一般。

韓文清輕輕應了一聲,「我等你回來。」

他一直想要的,是持有葉修心中的一席之地。

等你回來,與我並肩同行。


05

去年拿下金曲歌王,卻沒有趁著時機推出新專輯,而是在半年前透過經紀人宣佈將休息半年的決定,韓文清此舉令人不解,而今日,沉息半年的他在今天將有一場新歌發布會!


「準備好了?半年沒上台可別害怕阿,前輩罩你。」

「你有資格說我?」韓文清哼了一聲作為回答,「還有現在你可算是我的後輩了啊,葉、修。」

「真幼稚啊韓文清大大。」葉修笑道,拉了拉韓文清的領帶示意他低下頭。

一吻印上,韓文清輕輕咬了葉修的唇作為回禮。「彼此彼此。」

「走吧。」


榮耀一曲,來自他們約定的過去,以及未竟的未來。

相偕相伴,並肩而行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0 )